恰逢时

绝望拒绝.

没什么极端好恶,也没太多欲望
                                     ——朱一龙

皓月长天   伴我翻阅红尘寂寞言
              铁马金戈颤指尖
                                        ——《千秋令》

邪恶是由个人观点决定的
                                          ——《夜访吸血鬼》

《忍冬》Twentine 摘记

他踉跄前行时, 

    清风, 

    请你温柔一点。 

    帮他吹开繁乱思绪,陪在他的身边。 
他回天乏力时, 

    霞光, 

    请你温柔一点。 

    安抚一个孤独的灵魂,鼓励他在放弃之前,试着再笑一遍。 
如果真的尘埃落定, 

    那么长夜, 

    请你温柔一点。 

    施舍他一寸土地,让他能够平静合眼,然后安然长眠。

在人生最难的路段上,善拖着恶在走,爱背着罪前行。 
等跨过这片荆棘林,回头看时,真假善恶皆是我心。

你有温良心一颗 
你有心上人一个 
比花娇艳,比风缠绵 
比天地更有缘

要么救人,要么杀人。我理解的爱情就是这样。

多少学生眼泛泪花。 
没法细究,在这青涩混沌时刻—— 
想不起为了什么事,也想不起为了什么人。 
只是你一提到遗憾,我便眼泪顿下。 
心比脑子快了一步,也根本不敢再往下想。

校园是最好的保护层。 

像是蛋壳,虽然薄,但对其中尚未完全成熟的少男少女来说,依旧是一层壁垒,帮他们挡住社会大潮的侵蚀。 

这种保护,只有离开校园的人才能体会出来。

万千世界,每天多少恩恩怨怨繁琐尘事随风而去,留下罪孽折磨着善良而懦弱的人,永世不得安宁。

两人之间,最后犯错的那个永远低人一等。

每个人都自顾自地与他纠缠,然后又撇得干干净净,走向自己既定的路和结局。 

只有他一人,被遗留在那段纯真又残忍的时光里,跌跌撞撞间,输得一败涂地。

风轻吹,日西沉。 

女孩在前面嬉笑,朋友在耳边絮絮叨叨。 

许辉走着走着,忽然觉得心底涌出一种感觉来。 

垂下抿唇,倏然一笑。 

如蜻蜓点水,浮光掠影,异常温柔,可惜无人得见。

她忽然体会到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藐视。 

她被这种不需要思考和计算的、人世间最简单的善震慑心扉。 

我真心爱过你。 

所以只要有机会,我一定愿意帮你。 

不管是现实,还是梦里。

他们一样脆弱,一样沉默,一样精疲力竭。 

似乎碰一下,就会灰飞烟灭。 

两只雏鸟抽出羽翼,挣扎着破开坚硬的蛋壳。 

直面五彩斑斓,又鲜血淋漓的世界。

好像一直以来的纠缠捋清了,所有拖拉脚步的包裹和过去也通通卸下了。 

轻装上阵。 

一切重新来过。

净土之上,似乎感情也变得无暇。 

又或许这两个单薄的生命本就纯洁,风只是吹开他们人生旅途上的迷雾和峦嶂,而后向前一指,无声地说道—— 

看,路还有很长。

“可是蒋茹,他本心不坏……他至少值得一次面对的机会。” 

蒋茹低着头,刘海遮住了双眼,轻声说:“要是我不原谅,见了他还说恨他呢。” 

“那就恨。” 

白璐的声音里有种惨烈的坚持,听得蒋茹手掌轻轻一抖。 

“爱就爱,恨就恨。你是可怜他也好,憎恶他也好,让他知道真实。” 

“他从来没有真正见过被他伤害过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猜的。他不敢问,也不敢接触,如果他现在死了,那也是被自己吓死的,下辈子还是一个胆小鬼。” 

手掌在桌上张开,白璐身体向前,超过平常的坚定,陷入他的故事,陷入执拗的疯魔。 

“躲避和猜测里永猜测里永远找不到自我。” 

“他必须面对。”

编瞎话最重要的是逻辑,逻辑够强,别人就会信以为真,但也不能完全只靠逻辑,逻辑不够的时候要拿感情来添补。